位置主页 > 驱动社区 >APEC幕后 全球抢进东协(一)

APEC幕后 全球抢进东协(一)

作者 时间:2020-06-06 阅读次数:412
APEC幕后 全球抢进东协(一)

十月,为了迎接亚太经济合作会议(APEC)二十一个经济体的领袖代表到访,印尼政府在峇里岛刚完成一座新机场。随行记者共约一千五百名,一时之间,从峇里岛发出的新闻成千上万条,全球瞩目。进入岛屿,艳丽阳光下,红、白色鸡蛋花盛开,瀰漫整座岛屿。各国元首身处浪漫的南国风情中,却无暇度假,不是在公开场合宣传国力,就是私下安排双边经贸对谈,急于展现抢进亚太地区的急迫感与企图心。

用国力来推动经贸外交

「这里不是角力的平台,各国都是为了自己着想,看大家如何走这条路,怕挤不上这班车,」APEC的台湾企业领袖代表、联华神通集团董事长苗丰强说明,各国都想了解如何参与逐渐成形的区域经贸体系。「现在的外交政策,是前所未有与经济政策密切相关,」美国国务卿凯瑞一语中的。

他更代表缺席的美国总统欧巴马表示:没有任何事情会影响欧巴马总统要在亚洲重新取得再平衡的决心。从地缘、政治到历史,美国都与亚太分不开。亚太是世界上最有动力的角落,全球GDP一半都在这区域,美国前十个贸易伙伴国,有五个是在亚太。

同样地,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闭幕演说中,更用感人的口吻比喻,「亚太是个大家庭,大陆是大家庭中的一员。大陆发展离不开亚太,亚太繁荣也离不开大陆。」习近平的发言有实力做后盾。去年,中国大陆对亚洲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经超过五○%,也是亚太许多经济体的最大贸易伙伴、最大出口市场及主要的投资国。

连美、中大国都需要亚太源水活头,外交不易的台湾,好不容易签了第一个「台纽经济合作协定」,法案却躺在政治持续恶斗的立法院里。纽西兰贸易部长葛罗瑟(Tim Groser)与经济部长张家祝会谈时,表示纽西兰已经在九月底完成立法,很担忧台湾的进度,「如果台湾能在圣诞节通过,我会寄一箱樱桃到台湾送你,」他说。

台湾扩展双边经贸关係落后,也长期忽视了亚太区域经贸的新趋势,尤其是APEC会员体中成长最快的东协(ASEAN)经济。

台湾成为旁观者

和十年前相比,东协最大的变化就是,从全球最低廉的生产据点,转换为全球成长最快的市场。「在区域大转换的关键时刻,台湾被排除在外,」台大经济系教授陈添枝分析,当各国都在进行区域整合,签订自由贸易协定,台湾仍像旁观者,对于加入区域经贸迟疑不决。「过去的台商多数是做出口,有退税制度,区域协定影响不大。现在要经营市场,在各国搞区域互惠下,我们就非常吃亏。」

以统一企业来说,最近在泰国市场的饮料销售成长快速。统一希望把强项产品泡麵出口泰国,但关税是三○%,如果从中国大陆出口,关税是零。「所以可能不会出口台湾生产的满汉全席牛肉麵系列,而是大陆生产的老罈酸菜牛肉麵,」一位观察者从旁分析。他更深层的担忧是,台湾与其他地区的关税障碍,将让大企业自谋生路,导致企业发展的果实及就业机会,无法回馈给台湾社会。

过去二十年,台湾着力于中国大陆市场甚深,却忽略了邻居东协市场。一九九五年,前总统李登辉曾经鼓吹南向政策,视东协为生产据点,但因中国大陆快速崛起,台商大举西进,南进无疾而终。从二○○○年开始,东协内部整合后,美、日、韩在此大举投资,力道特别强,都是为了经营内需市场。

此行,台湾领袖代表萧万长感慨地说:我这一次来参加,和二十年前相比,整个APEC成员影响力扩大了,每个国家都变得很有自信。「我感觉台湾很可惜,对国际活动关心度不够,就是想参加,但都不关心参加的内容、目标。你不愿意付出代价,所以参加是空的,这是今天台湾所面临的问题。」这位一辈子为经贸打拚的官方代表,早上五点半起床準备与各国元首对谈内容,晚上开会经常到十二点。

白天努力与美国、中国、新加坡、日本等领袖进行双边会晤。他深有所感,「我现在来看,他们对于经济自由开放的决心与信心,我真的觉得很感动,大家应该有所启示。」其中以越南、韩国脚步最快速积极。

产业缺席、企业困境

如今,东协成长最快速的产业,和台湾相关性低,也和台湾的优势产业科技製造无关。东协各国主要需求是消费商品、基础建设、工业生产所需要机器设备、工厂设备、电力设备、大型设备。这些产业因受关税影响,台湾一进入市场,就成竞争劣势。

不仅如此,中小企业的台湾,也无法像各国以国家的力量,连结财团抢进市场。在APEC会议中,日本首相安纽西兰贸易部长葛罗瑟(Tim Groser)与经济部长张家祝会谈时,表示纽西兰已经在九月底完成立法,很担忧台湾的进度,「如果台湾能在圣诞节通过,我会寄一箱樱桃到台湾送你,」他说。台湾扩展双边经贸关係落后,也长期忽视了亚太区域经贸的新趋势,尤其是APEC会员体中成长最快的东协(ASEAN)经济。

台湾成为旁观者

和十年前相比,东协最大的变化就是,从全球最低廉的生产据点,转换为全球成长最快的市场。「在区域大转换的关键时刻,台湾被排除在外,」台大经济系教授陈添枝分析,当各国都在进行区域整合,签订自由贸易协定,台湾仍像旁观者,对于加入区域经贸迟疑不决。「过去的台商多数是做出口,有退税制度,区域协定影响不大。现在要经营市场,在各国搞区域互惠下,我们就非常吃亏。」

以统一企业来说,最近在泰国市场的饮料销售成长快速。统一希望把强项产品泡麵出口泰国,但关税是三○%,如果从中国大陆出口,关税是零。「所以可能不会出口台湾生产的满汉全席牛肉麵系列,而是大陆生产的老罈酸菜牛肉麵,」一位观察者从旁分析。他更深层的担忧是,台湾与其他地区的关税障碍,将让大企业自谋生路,导致企业发展的果实及就业机会,无法回馈给台湾社会。

过去二十年,台湾着力于中国大陆市场甚深,却忽略了邻居东协市场。一九九五年,前总统李登辉曾经鼓吹南向政策,视东协为生产据点,但因中国大陆快速崛起,台商大举西进,南进无疾而终。从二○○○年开始,东协内部整合后,美、日、韩在此大举投资,力道特别强,都是为了经营内需市场。

此行,台湾领袖代表萧万长感慨地说:我这一次来参加,和二十年前相比,整个APEC成员影响力扩大了,每个国家都变得很有自信。「我感觉台湾很可惜,对国际活动关心度不够,就是想参加,但都不关心参加的内容、目标。你不愿意付出代价,所以参加是空的,这是今天台湾所面临的问题。」这位一辈子为经贸打拚的官方代表,早上五点半起床準备与各国元首对谈内容,晚上开会经常到十二点。

白天努力与美国、中国、新加坡、日本等领袖进行双边会晤。他深有所感,「我现在来看,他们对于经济自由开放的决心与信心,我真的觉得很感动,大家应该有所启示。」其中以越南、韩国脚步最快速积极。

相关的推荐阅读
最新信息
热门文章
热门问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