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主页 > 驱动社区 >廖宝珊纪念书院校长 爱学生要爱出面!

廖宝珊纪念书院校长 爱学生要爱出面!

作者 时间:2020-07-08 阅读次数:516
廖宝珊纪念书院校长  爱学生要爱出面!

由「赌神」到「香港足球先生」,再到唱出《越难越爱》的「港男女神」,位于荃湾港铁站上盖的廖宝珊纪念书院,贯彻「创业兴仁」的校训,盛产的人才多元化。

经过五十六年的蜕变,书院曾陷入低迷,今日火凤凰涅槃重生,顿成区内家长的必争之地。原因?无他,只因这儿有一位深信爱学生要爱出面的女校长。

身材高挑的罗灵芝校长,兼具威严与从容,行出来就是领袖的架势,而且人如其名,掌舵十二年来一直像灵芝般滋润书院,丰盛枝叶花果,又不忘感激齐心一致的战友们打开心窗说实话,「我自觉很幸运,不像其他空降校长要应付一批反对派。」同船人都是想学校好,撕裂只会一事无成。

离开荃湾区的话,未必人人听过廖宝珊纪念书院的名字,但肯定认识国际影星「赌神」周润发,怕且没有港人没看过发哥的电影;年纪大一点的足球迷一定看过前港脚丘建威的英姿,今日就经常听到这位前香港足球先生的旁述(现为电视足球评述员);年轻读者则可能是长腿歌手吴若希的歌迷,一曲《越难越爱》2014年爆hit,他们全部是廖宝珊纪念书院的校友。

「上世纪五十年代,香港许多人无书读,我们选择在西环创校,目的就是帮助更多贫苦大众,校训创业兴仁的意思是『创基立业、回馈社会』,学校特别重视学生的品行,不只是学业成绩好,音乐、美术、体育我们一样重视。」初见「高人一等」的罗灵芝校长,不期然震慑于强大的气场下,直至我们一边参观学校一边轻谈浅笑,才感受她到非一般的亲和力。

书院的创办人廖宝珊,亦即廖创兴银行首任老闆, 原名为创兴书院,直至1976年由西环屈地街迁往山道新落成的独立校舍,廖宝珊长子廖烈文为纪念父亲而改名,同年加插预科班,八年后再迁入现址,正式由私校转为津中。学校邻近绿杨新邨,四通八达,距离港铁站出口步行约三分钟,但却有利有弊。

「2002年初来报到时,我发觉校舍课室严重不足,学生经常要转换班房,自然有欠归属感,申请加建获得教育局批准,但港铁的评估认为影响建筑安全,无法成事。」罗校长当时由大埔的中华圣洁会灵风中学空降而来,见有不足之处,认为事不宜迟,马上大兴木土,「幸好,办学团体多年来鼎力支持学校,每年捐款不计其数,于是我撰写一份计划书,只改装地面课室,获批230万元,才足够应付学校需求。」

到处艺术佳作

书院物尽其用,校园内到处都见学生的艺术佳作, 心细如尘的罗校长上任时特意在手球场附近加设花园和安乐椅,三年前增建鱼池,使休憩设施尽善尽美,后来发觉可以润饰校园中庭突兀的天井位,决定摆放学生的艺术品,包括漂亮的「雨伞阵」,记者从中深深感受到校长爱学生的一片苦心。

贴近商场的廖宝珊纪念书院,受惠的是学生的肚皮,到处都有大快朵颐的好去处。罗校长不认同过时的封闭政策说:「除了刚升上来的中一生,我们怕部分同学仍未交到朋友,头一个月留校午膳,之后全部学生都批准外出用膳,这是青少年成长的一部分,学习社交和礼仪,我不太喜欢困住学生,况且老师们也会出外食lunch,顺道巡逻也觉得他们很得体、很乖。」

东西不可以乱吃,选科也不能乱拣。新高中学制推出后,退修情况备受关注,今年香港日校考生报考2015年DSE,共有七科的退修率超过两成,数学科延伸单元一(M1)录得36%退修率,罗校长坦言早已关注此趋势:「进入新学制后,因选修科少了,读七八科的学生少之又少,一旦高中生拣错科便没弯转,要不留班重读,要不影响升学选择。因此,我校宁愿在初中让学生早点接触,中三便会读到经济科和BAFS (企业、会计与财务概论),让他们感觉是否适合自己,因此学生修读头三志愿的比率百分百,第一志愿也有97.8%,我们不想同学浪费青春和精神。哈哈,即使如此,依然会有人觉得自己拣错科。」罗校长略作补充。

自从罗校长接手后,该校的整体成绩便踏入升轨,2002年会考平均及格率低至57%,末届会考已到92%,「看看三年DSE的表现,我们与同级别的学校相比,进步显着,尤其突出的是数学、地理和视艺,当然我们仍在摸索中,新学年的目标是提升同学的全面发展,在数学科试行『反转课室』的教学法,老师上堂时已知学生哪几点不明白,加强对学生备课的要求。」

学校走对了方向,加速前进,燃料就是老师们不辞劳苦的默默付出,外人未必体会得到。对于同事们箇中的辛酸,罗校长苦笑道:「政府提倡师生共乐,但这条路遥遥无期,教育局的微调语文政策出炉,我们开了两班英文班,教师们自然要準备两份试卷和笔记,工作量变相乘二;再说,学生之间的差异拉远,工作纸也有不同程度,避免尖子平庸化,目前最希望是今天的播种是为了几年后的收成,到时候教师们可以轻鬆一点。」

「老师不易做,大仔和细女睇住我总是忙得喘不过气,讲明日后一定不做老师,大仔今年是last year,暂时仍未知道他将来想做什幺,总之除了教师之外,什幺都做。」那怕儿女未必继承母业,但世上只有妈妈好,罗校长说起一对心肝宝贝,笑容由心出发。

毕竟是过来人,罗校长想当年打不死、捱不坏,也是钢铁铸造的全能战士,「哈哈,讲都冇人信,我算是百搭老师,至少教过十科或以上,中文、文学、文化、中史、英文、世史、地理、EPA(经济及公共事务)、通识,差点就教埋家政,加入廖宝珊之前,我是灵风的创校老师,后来升到副校长,今日仍然是该校校董。」

大埔与罗校长早有渊源,「升上大学时的暑期工,大概5月尾,我走去大埔私校任教中四的英文和历史,第一次接触教师的工作,最初战战兢兢,加上班内部分学生年龄比我更大,开头总是不服你,眼神充满疑惑,逐渐由疑惑变成专注,当你给他们写评语时,感觉很奇妙,同时看着他们成长,又感到巨大的满足感。」

罗校长回忆青葱岁月,脸上情不自禁露出甜笑。「我不会说自己一早想入行,那年暑假的经历令我产生好感,只知道自己喜欢与人接触,而非每日处理文件。」有些人的命运转捩点像微波炉般「叮」一声熟了,但也有些人是经过慢热的烘焙。

自小热爱中文

近年舆论普遍认为中学生的中文水平江河日下,主修社会学、副修中文的罗校长自小热爱诗辞歌赋,她同样万分感慨,直言对中文的新课程不敢苟同,「说真的,今日我是学生的话,未必会像当年般热爱中文科,现在学生难以体会到中文的美,享受中文的空间减少了。中文科的设计过于考试为本,同学需要理会太多鸡毛蒜皮的事情。我们那个年代毋须刻意去操练会话、聆听,但我们一样讲到听到,毕竟广州话是母语,有没有必要浪费那幺多时间去操是值得思考。」

半晌,罗校长沉思一会,再摇摇头说:「换转是今天任教……我未必会再教中文,宁愿教通识好了,我自己就不太喜欢放太多时间去教学生考试技巧。」

校长热衷中文,多得两位启蒙老师。「中五教中文的何老师,他派改作文的速度极高,心思细密,他的评语很有用,对我们鼓舞很大,而且很关心学生,今天已经退休,仍把我们当作小朋友一样关心;另一位是周老师,她是能干的女强人,衣着入时,教学方法变化多端,令人非常期待上她的课堂,好像郑和下西洋那一课,她会作了一首歌,再唱出来,学生便很容易记入脑,又试过脆在枱面上教一首诗,身体力行示範诗中的动作,我从她身上学习到读书方法。」

爱助较弱学生

女生通常比男生早熟,罗校长亦不例外,发生在小学阶段的一件小事,至今仍然记忆犹新。「四年班,一个住在我隔篱的同学仔,一次英文默书很低分,被老师罚企在垃圾桶旁,听闻被体罚到见血,我坐得太后面看不清楚,老师当时讲了一句『垃圾应该企在垃圾桶旁』。」放心,体罚当然不会在今日的香港发生,老师更不可能再放出垃圾论,否则肯定成为头条新闻。

「放学后,我经过那同学的屋企,隔住铁丝网问,为何你不温习呢?小学生的想法很简单,以为温习一定考到高分,不温习才会低分,但是那同学坚称说自己有温习,而且温了一句钟,我只是温了二十分钟,那一刻对我的震荡很大。」其他人可能一笑置之,但这宗小事使罗校长铭记在心,「原来,有人温习也未必考到高分,觉得那同学很凄凉,旧时没有什幺读写障碍的概念,又或是他根本没有温习技巧……这件事使我从事教育后,宁愿主动要求执教成绩较弱的班别。」

有说教书这份工是「政治不正确」,因为教书其实不是教书,而是教人。「老师时代最深刻的一件事,应该有次带学生去露营,他们是纪律不太好的一班,我是训导主任,他们犯了一事才被迫参加两日一夜的露营,我们是睡山头的,我出发先来生病,半路中途发烧,结果不是我照顾他们,是他们照顾我,学生帮我背东西、煮东西,米不熟反而很好吃。」

由泛黄的碎片回到彩色的世界,一所学校活像许多人同坐一条船,就算大家多用力,若非节奏、方向一致,那只会原地打转。「空降校长实行改革时,有时会遇到强大的阻力,始终背景、理念不同,反对派是正常的,但我要感谢这儿的同事,他们绝不阳奉阴违,绝不做小动作,每当感到有问题便会直接告诉你。」

这艘「廖宝珊号」不断向前,罗校长深信这是齐心事成的结果。「十二年来我得到祝福和支持,今天很多老师依然是十二年前的老师,这区的学生曾经不选我们,今天已是区内最受欢迎的学校之一,今年拿报名表的超过五百人,大约十多人争一个位。同事一条心搏老命,只想学生好,我也经常同老师说『爱学生要爱出面』。」爱要爱出声,你今日同仔女讲咗未?

[email protected]

撰文︰潘天惠

摄影︰郭锡荣

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
廖宝珊纪念书院校长  爱学生要爱出面!

廖宝珊纪念书院校长  爱学生要爱出面!

廖宝珊纪念书院校长  爱学生要爱出面!

廖宝珊纪念书院校长  爱学生要爱出面!

廖宝珊纪念书院校长  爱学生要爱出面!

廖宝珊纪念书院校长  爱学生要爱出面!

廖宝珊纪念书院校长  爱学生要爱出面!

廖宝珊纪念书院校长  爱学生要爱出面!

廖宝珊纪念书院校长  爱学生要爱出面!

相关的推荐阅读
最新信息
热门文章
热门问答